面壁的凡人 作品

第七十九章 真符 下

    江淞说过,小秘境中的灵气充满生机,赵阳从他自己的亲身体会上也感受到和丁字号灵穴中的不同,会不会因为这一点才让这里的一切加了一层“滤镜”?

    真是这样的话,又说不通为什么光秃秃的石头也有“滤境”,而且,灵气又不是死的,它们会流动,即便是富含生机的灵气量有限,他一吸收身边一片地方就变成“斑秃”,脱离范围又不受影响,这同样没有道理。

    想不通……

    既然想不通,虽然现在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危害,但对于未知的事物他向来怀着一份敬畏之心,还是决定暂停吸纳灵气。

    知止,是一份美德,也能让他不会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双眼。

    况且,他继续吸纳灵气,虽然再花个一天左右的时间就能将膻中穴填满,然后就能试着着手先天真气小周天的修炼,进而突破到先天境。

    但是,不继续,出去后也不过是多花三个月的时间而已,万一有什么现在还没有发现的问题,他也能减少承受的危害,增大解决问题的可能不是?

    有时候,一点点的差距,就能带来截然不同的结果。

    当然,剩下的时间他也不会浪费,正好可以试一试去参悟江若愚留下的修道感悟。

    想到这里,他将修炼的心思放下,迈步向谷地深处的那处山头走去。

    因为前面的修炼,形成的“斑秃”连在一起,其面积几乎占了差不多整个秘境的一半,前行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经过和靠近他前面修炼形成的一块块“斑秃”。

    此时,他不将心思放在吸纳灵气和检查安危上,反而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这些不一样的地方开始还不太明显,但随着离那座山头越来越近,他却越发感觉到秘境之中灵气的流动和丁字灵**的自然发散不同,似乎有种以前面的山头为中心、形成的席卷整个秘境的奇特的规律!

    阵法?

    赵阳最先想到的是这一点,作为金丹境的江若愚修行之地,有阵法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这里的阵法是哪一类:是像聚灵阵一类的辅助阵法,还是为了保持秘境稳定的加固阵法?

    对于阵法,他所知极为有限,与其花心思放在这上面,倒不如去研究江惹愚留下的修道感悟。

    只是,随着踏上了上山的台阶,就感觉石山仿佛整座秘境的中枢,秘境中所有的灵气好像都受它驱使,那种奇特的规律也是由此生出。

    他忽然心有所感,回头看了一眼,就发觉离得较近的那块“斑秃”,似乎变淡了一些……

    但他很快就没心呢关注它们的变化了,因为他忽然发现吸纳进膻中穴中的灵气,好像和此地发生了共鸣!

    他脸色一变,那些灵气有问题?

    不过,那些灵气也只是和外面的灵气产生了共鸣,并没有对他的安全造成丝毫的影响,相反,当它们和外面的灵气达成了同样的频率后,他渐渐的有了一种和整个秘境融入在一起的感觉,好像能掌控它们似的……

    这只是一瞬间的感觉,也是错觉,更明显的是,他感觉到了能够掌控它们的东西就在上方。

    考虑到江家每年都有人进到这里来也没有危险,现在他也只是膻中穴的灵气受到了些影响,并没有控制他本人的意思,就稳住心神,压着速度一步步向上走去。

    等踏上最后一阶石阶,他第一时间向小院所在的位置看去,但此时原地已经看不到了院墙,而原本空空如也的小亭中,则有一枚似画似字的物体、仿佛在不断盈缩的悬在半空。

    由它开始,四周的灵气则不断形成特定的他刚才感受到的规律。

    赵阳左手不自觉的紧紧抓住旁边的山石,而虽然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东西,但心中却有个强烈的念头要脱口而出:真符!

    那是真符!

    他没有在此地看到阵法的痕迹,而真符代表着某条大道,仅它自己就能让整座秘境的灵气形成特定的规律!

    大衍境的真符是不能脱离修士保存下来的,但金丹境的却可以,如此说来,这里的真符是江若愚遗留下来的?

    相比留下文字或者传法玉简,真符才是最直达本源的东西,参悟它也最容易得到修士的传承。

    按道理说,发现了修士留下的真符,江家的后人中应该也有人修炼到和江惹愚同样的境界,但四百年来,江家却再没有出现第二个金丹,难道他们就没有人发现它吗?

    结合他刚才的经历,他心中有所猜测:或许,江若愚所修炼的并不是他的后人所修炼的《五蕴藏神术》,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能告知他们,所以,想要“看到”这枚真符,却需要将秘境中真气原样储存进体内,而不是转化为自己所修功法的属性,这才让江若愚以后的族人一直没有发现……

    那出去后要不要和江家说?

    说了,对整家肯定有好处,但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和处境,真要说的话,恐怕招来的是祸非福,除非他的实力已经凌驾于整个江家,否则还是不要多事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