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壁的凡人 作品

第二十八章 天月炼器

    外面雪越下越大,没有风,渐密的雪落在一簇簇随处可见的竹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让空旷的青竹园显得越发的寂静。

    但沿着中间的路直行,走过前院,越过一块练武场,到达后院,转向旁边的配院,再越过右手边挨着墙长着的竹林,靠近东边的卧室,就会发现里面像是开了一间正营业的铁匠铺,离得越近,就越能感受到里面一派热火朝天的气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外边竹叶上落下的雪越来越多,渐渐将竹子压得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吖声,但到底是长在灵气相对充沛的长青山的竹子,当挺拔的竹子被压到某个临界点后,又突然弹起,抖落起漫天的雪雾……

    此时,卧室里热闹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一阵绷紧无声的安静后,挡在床边的纬缦突然被掀开,阮娘子探出宛如桃花染就的脸庞,像是离水的鱼儿一般,张大嘴呼呼的喘着粗气。

    只是很快又被拉了进去,好在这次迎接她的是一阵和风细雨。

    许久之后,两人分开,她定定的看着赵阳,声音颤抖的道:“你的胆子真是大得包天了!”

    她声音颤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激动、兴奋,还有身体还没从激烈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对于刚才发生的事,她丝毫不会感到后悔和害怕,心中反而满是报复后的快意!

    而且,过程也远超她想像的美妙……

    但是,赵阳作为江家的赘婿,竟然敢主动对她做那样的事情,直到现在,她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对赵阳来说,他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别说马上就要出公差,以后不确定能不能回来,就算是没有这场意外,按照原来的计划缓缓图之后,如果最终仍然需要这一剂猛料,他也绝不会犹豫!

    舒服的换了一个姿势,他低头看着她,道:“还不是为了让你相信我?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尽管这会儿阮娘子浑身慵懒无力,不用多想,但已经能相信他了。

    知道他什么意思,她就提了提气,开口道:“低头,闭上眼,集中精力。”

    说完,她将额头抵在了他的眉心处。

    赵阳只觉得眉心一凉,然后脑海里忽然就多出来了一篇功法:《天月炼器》!

    他不仅清晰的“看到”了功法的内容,而且,里面的文字就像是刻在了脑海里一样,根本不用费心去记。

    更让他惊讶的是,随着他将注意力放在经文上面,识海里竟然又浮现出了一个虚幻人影对着不断变化的月亮演示功法的情形!

    而且,详细无比,随着月相的变化,人影上运转灵气的方式也随着改变,仅是看了一遍,他就明白了所谓“天月炼器”,原是借月辉之力,随着月亮由弱到强再由强到弱的天地大势,对法器进行炼制。

    他不知道这本炼器功法属于什么品级,但文字无比的奥妙,如果没有详细的演示,短时间内他甚至都未必能找出正确的修炼方法!

    还有它的传法过程:“刚才那是,传法玉鉴?”

    阮娘子则意兴阑珊的嗯了一声,却是想起了遇害的父亲。

    赵阳心中一阵激动,他曾从晨梅那里听到过,为了保证功法不为外人所得,那些大派和修为高深之士,会通过秘法将功法封在特制的灵玉当中,而这样做除了保密,还利于后人的学习。

    《天月炼器》既然属于这一类,那肯定不简单!

    他抱了抱了她,正色道:“阮姑娘,我向你保证,没得到你的允许前,我绝不会将它传给第二个人!”

    阮娘子勉强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赵阳一直以来的原则都是“与其欠人情,不如花钱”,“花钱”不只是花钱,还包括做事和付出其它合适的代价,而且,他能想像得到她此时的心情,本身也愿意帮她做些事:“阮姑娘,我不能白拿这样珍贵的炼器功法,你可有什么心愿或者想要的东西?”

    阮娘子眼神一眯,道:“我最想做的……是灭掉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