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壁的凡人 作品

第十一章 只为修仙

    因为前世受过的教育和这个世界迥然不同,还有他自己的性格,面对江心月他并没有普通人面对修仙者的卑微感,也不像前面有人面对她时发自心底的刻意讨好,这让她的观感稍好一些,就勉强笑道:“赵先生这句词写得不错,请问可有全篇?”

    赵阳自然有这首唐解元的《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的全篇,但他只写一句,虽也有为了能引起她好奇和情感共鸣的用意,更重要的是,这首词是闺怨词,全篇如下: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最后一句单独拿出来看,清新自然而饱含深情,其它三句未免和江心月的形象太不符合了,全写出来反而拉低了这句的格调。

    “这句词只是赵某心有所感,情之所动,自然涌出,倒是觉得再多写反而失去了韵味。”

    江心月想了想,这句词虽然只有十五个字,但读起来眼前就像有一幅栩栩如生的优美画卷似的,独立成篇问题也不大,就点头道:“先生说得倒也有道理。”

    说完后又觉得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但也不好只说一句话就让人走,于是从收到的诗词中拿出几份,笑道:“赵先生看起来也是好诗词的,不知能不能帮我看一看这几首诗?”

    赵阳最怕没有表现的机会,自然不会反对,品评诗词也难不住他,不过,他并没有准备就事论事的点评具体的诗词,原因一是那样做很难出彩和提升境界,二是诗词中好用典故,他对这个世界了解又不深,随意开口很容易出丑,所以,他将那几首诗词迅速翻过一遍后就放到了一边,然后笑道:“江姑娘,在赵某看来,诗词虽然是小道,但也有境界之分。”

    江心月内心其实并不感兴趣,但还是顺着他的话问道:“哦,不知道赵先生是怎样划分的?”

    赵阳侃侃而谈道:“那些语句格律都不通的不算,我把诗词作品分成三个境界,这第一个境界我愿意用一句词描述为:‘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江心月眉头一挑,却是觉得这句“为赋新词强说愁”和赵阳刚才的“朝看天色暮看云”一样,不仅语句优美,还将一个装模作样想要写诗的少年的形象写得活灵活现。

    同时她也明白了赵阳所要表达的意思:诗词的第一个境界只是只有其形而少其情。

    对比今天看到的那些稍看得上眼的辞藻华丽而内容空洞的几篇诗词,她大约明白了赵阳的意思,赵阳也果然如她所料那样说道:“恕我直言,刚才的几篇都在这个范围之内。”

    江心月深以为然,心中略提起些兴趣,问道:“那第二个境界呢?”

    赵阳:“第二个境界,在下同样用一句词来描述: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江心月眼睛一亮,这句诗句乍一听就有种肃然大气的感觉,细品则有种历尽艰辛登上高处后目尽一切的自信,想来对应的是不断成长而学有所成后的状态。

    而且,这句词句她也很喜欢,就让晨梅递上茶水,又笑道:“我大约理解了赵先生的意思,第三个境界先不说,不知道这首词可有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