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四娘 作品

第923章 0923赵安若的把戏

    第923章 0923赵安若的把戏

    如果现在初棠在广启文的面前,广启文觉得自己可以毫不犹豫的直接将这个小丫头给活生生的掐死。

    “今天是权玖泽来剧组准备跟你拍对手戏的日子。”广启文说完了之后,有种越想越气的感觉,“我不是早上就给你发信息,告诉你今天一定要早点来剧组的吗?可是你呢?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信息,你拿什么回报我?”

    广启文终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解释清楚了,可是他感觉自己似乎变得更加的生气了。

    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将这么严重的事情给解释清楚了,初棠这个女人至少有那么一丝丝的惭愧,这样他也会觉得心里面好受些。

    然而广启文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丫头竟然什么都不在乎!

    这简直就是把他肺都快要气炸了。

    “虽然我也很喜欢权玖泽,但是我现在跟我这辈子最喜欢的男人在一起,所以权玖泽什么的,我已经不放在心上了。”初棠语气里面更加的不以为然起来,而躺在她身边的男人则听完了她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满足起来。

    “你你你,你这是要把我活生生的气死,初棠我告诉你,明天你要是还给我玩失踪,不出现在剧组,那么你的人设就要崩塌了,还有明天来剧组的时候,记得给我装病,我今天可是花了大价钱才告诉所有人你之所以没有来剧组,是因为你生病了,生了很严重的病。”

    “知道了知道了,我明天就来,导演你真是越来越啰嗦了。”初棠有些不耐烦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最终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还不把电话给挂了的话,广启文都不知道要絮絮叨叨到什么时候。

    当然,因为她跟战临渊两个人已经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当这个电话挂断了之后,便打算从床上起来往外面走去。

    然而,初棠双脚刚刚触碰到地面,直接软软的往一边倒去。

    双腿又酸又痛,她感觉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而战临渊在看到这个模样的初棠之后,只是唇角上扬,露出了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来。

    这一次,战临渊是真真正正发自内心的笑了,甚至那一双深邃的眸子里面,也全部都是笑意。

    “还笑,都是你干的好事!”初棠佯装怒意瞪了一眼战临渊,这个家伙明明昨天晚上她都已经求饶说不要了,可是他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不仅没有停下来,反正整个人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今天继续,嗯?”战临渊挑了挑眉,向初棠发出了一个热情的邀请。

    “今天晚上你睡你的,我睡我的。”初棠气呼呼的说完了之后,便强忍着酸痛从床上下来。

    看到她歪歪扭扭走路的模样,战临渊之感觉自己的心情从来没有这般愉悦过,“不,你昨天晚上想要跟我睡觉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要要跟我睡一辈子,你这个女人可不能欺骗我。”

    战临渊说话的同时,也已经坐在了自己的轮椅上面。

    明明自己的双腿已经残废了,可是在这一刻,战临渊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正常人一般,甚至曾经还没有失去双腿时候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当然,这一边对于初棠跟战临渊而言,毫无疑问是快乐的。

    可是对于赵安若而言,那就是漫长无比的等待。

    甚至赵安若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躁,已经开始筹划一切了。

    等到初棠跟战临渊两个人吃得差不多,又想要再躺在床上腻歪的时候,这一次是佣人直接敲响了房间的门。

    因为被打扰了的缘故,战临渊整个人脸色非常不好看。

    “什么事?”男人皱着眉头,将不悦的目光落在了站在门口的佣人身上。

    这个佣人明显感觉到来自战临渊身上的杀气,头越发的低垂了,仿佛下巴都快要戳到胸口一般。

    “少……少爷,安若小姐刚刚自杀了。”这个佣人的语气里面满是惶恐,说完了之后,果然整个房间里面的氛围变得越发的压抑起来。

    战临渊只是眉头蹙了蹙,便将目光落在了初棠的身上。

    而初棠则在听到了佣人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的惊讶起来。

    “自杀?什么时候的事情?死了没有?现在在什么地方?”初棠虽然很讨厌赵安若这个女人,毕竟上一次她在电话里面发出来的那个声音对于初棠而言,差点就害得她跟战临渊决裂了。

    虽然现在他们已经和好了,可是赵安若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就在一个小时前,负责保护安若的保镖发现安若小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来了,于是乎便进去安若小姐居住着的地方,万万没想到这个保镖发现安若小姐躺在地板上面,呼吸微弱,而安若小姐的手腕上面,竟然还有一个很深的伤口。”

    “说重点。”战临渊已经听得有几分不耐烦起来,这个佣人更加的害怕了。

    明明少爷早就已经交代过,安若小姐的事情跟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可是现在他还是将赵安若的事情告诉给了战临渊,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怎样的结局。

    “安若小姐自杀未遂,被保镖送到医院了,但是安若小姐醒过来之后,什么都不吃,也不喝水。不管医生说什么,安若小姐都不听,而她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见少爷一面,或许……她说是最后一面。”

    下属说完了之后,便直接跪在了战临渊跟初棠的面前。

    “属下知错,知道少爷已经吩咐过所有人,不能在您跟初棠小姐提起任何关于安若小姐的事情,可是安若小姐曾经对我有恩,今天刚好看到安若小姐如此悲惨的命运,我懂了恻隐之心,我会自动去领罚。”

    “滚出去。”战临渊的语气跟刚刚相比,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而这个下属在听完了战临渊的话之后,便迅速离开了。

    当房间的门被关上之后,初棠便将充满探究的目光落在了战临渊的身上。

    而战临渊也看着初棠,原本战临渊觉得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在看到初棠看他的眼神渐渐变得不对劲之后,立马抬起自己的右手做发誓状,“我发誓,我跟赵安若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联系,而且昨天晚上你也知道我一直跟你在一起,并没有接她的电话,所以这件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也不能生我跟赵安若的气。”

    战临渊是真的被上次的事情吓到了,如果再发生一次的话,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无法去接受。

    然而战临渊解释了这么多的话,却在初棠的口中听到了其他的话。

    “所以,你确定不管赵安若了吗?”初棠并没有一丝一毫生气的样子,反而那一双大眼睛里面满是困惑。

    “管?你要让我去管她吗?”战临渊眉头皱了皱,这个女人的脑回路他似乎已经不清楚了。

    明明她非常讨厌自己跟赵安若有关系,甚至战临渊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得到,只要是跟赵安若有联系的事情,那么自己最好什么都不要去管,否则到最后一定会受到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惩罚。

    “她自杀未遂,还有话要对你说,估计就是故意想要自杀,好让你去见她,因为除了这样做之外,她根本就见不到你。”

    初棠分析得头头是道,说完了之后还评价道,“这个赵安若确实很聪明,只可惜她聪明反被聪明误,甚至遇到了我这个比她更聪明的人,否则要是没有我的话,你估计又要去找赵安若这个女人了。”

    “所以,我们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无视赵安若,如果她真的像你所说的那般,用自杀的噱头来故意让我去见她,那么她根本就不可能会自杀。我们也没有必要去看她,如果她真的想要自杀,那也是她的事情,大家现在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战临渊这话说的,可以说是对赵安若没有一丝一毫的旧情了。

    “而且关于赵安若,我觉得我已经不欠她什么了,所以她的生死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初棠听完了战临渊的话之后,心中最后一丝丝的担心,在这个时候都消失了。

    因为她知道战临渊这个男人,是真的对赵安若没有任何想法。

    “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这个女人。”初棠如此说道。

    而战临渊则瞪了一眼初棠,“怎么,这么急着想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吗?到时候我跟赵安若说些什么,自己又躲在一边不高兴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我以前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赵安若这个女人在无形之中挑拨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而且赵安若出现的时机,也是在我的意料之外,我压根就不知道赵安若跟你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所以我也会一个人胡思乱想,可是现在不会了,因为我知道你跟赵安若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我之所以想要去看赵安若,是打算看看这个女人还想要玩什么花样!”

    初棠说完了之后,便将可怜兮兮的目光落在战临渊的身上,“战临渊,你就带我去看看吧,我真的很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