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千里 作品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万古风流中秋词

    北漠使者愣了一下。“什么怎么办?”

    “我好好的一个女儿家,就被你这样凭空污蔑?你不会觉得这事就这么完了?”卢忆霜冷笑着道。

    “我我我,那你说怎么办?”北漠使者咬牙说道。

    “哼,我说个太难的你也做不来!你不是说要送三万只羊做临川县主的聘礼嘛?我已经结婚了,你就当贺礼送来,咱们这事就算了了。”卢忆霜冷哼一声道。

    北漠使者脸上的汗唰地流了下来。

    “这个嘛?”他有些迟疑。

    三万只羊,可不是小数目啊!他一时也做不了决定。

    “哼,还说草原汉子英武豪迈?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喂,你是不是假冒的北漠使者?是不是真的那个贪生怕死,随便找了个人来代替的?”

    卢忆霜盯着他转了半圈,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胡说,我是真正的萨鲁翰勇士!”北漠使者憋红了脸。

    “好,那就说定了!你要是输了,那就送羊过来!你不送也没关系,我大齐健儿,自然会帮我取回来!”卢忆霜傲气的说道。

    “好!”隆昌帝也大声道“他要敢赖账,朕就让周爱卿他们去帮你取回来。”。

    “陛下,光取多吃亏,少说也要拿些利息不是?”户部尚书也笑着附和道“十万只,才够本钱嘛!”。

    “我不会赖账的!”那人摆着手道。

    卢忆霜在地上踱了几步,沉思起来。众人倒是蛮期待卢忆霜的新诗,齐齐看着她等她开始。

    卢忆霜踱了半圈,猛地回头。众人以为她要说了,赶忙凝心静气,要记下来。

    卢忆霜却道“哎,你到底懂不懂诗词?你要是不懂,我岂不是对牛弹琴?你要硬说不好,我又找谁说理去?”。

    众人一听也对啊!他要是死不承认,他们也没招不是。

    北漠使者怒道“谁说我不懂了?我也算饱读诗书的好不好!不然,大汗也不能让我做特使啊!”。

    “那这些特使先生应该都懂吧?”卢忆霜不放心地问道。

    “是,我们都懂一些。虽然自己做不来,但好不好,还是听的出来的!”几位特使都说道。

    “好,那就要你们主持公道了哦!”卢忆霜笑着道。

    卢忆霜正想看选那首诗,北漠使者忽然叫道“慢!”。

    把诸位等着听诗的大人气的不轻。

    “今天是中秋,你做首中秋的诗来!”北漠使者大声说道。

    “无耻!”户部尚书气的白胡子一抖一抖。

    卢忆霜笑着道“行,听你的!”。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卢忆霜朗声说道。

    众人不禁叹了口气,齐齐往高处看去。仿佛此时大殿之上,就升起了一轮明月。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问青天,要问什么!这就是在问了。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好好好,绝世好词啊!”老尚书手舞足蹈,陶醉不已。“已到如此境界,下一步还怎么接的下去啊!”他又有些忧愁的叹道。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是啊,明月在天,有什么忧愁和恨,为什么总是在别离的时候圆呢?是不是看到人间不能团圆,才露出圆圆的脸,来抚慰离人的忧思?

    众人莫名感伤起来。就连隆昌帝,都有一丝悸动。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一词既罢,鸦鹊无声。就连先前还活蹦乱跳的北漠使者,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过了好半日,众人才从这首词的意念中醒了过来。

    老大人擦了擦眼睛,不好意思的道“唉,把老夫的眼泪都弄出来了!哎,我又想起我那苦命的老妻,已经去世七年了。”。

    北漠使者长叹一声,对着卢忆霜一拱到底。“县主大才,我彻底服了!三万只羊,年底前一定送到伏龙关。”。

    “你记得就好!”卢忆霜轻飘飘的道。然后给隆昌帝再行一礼,然后施施然离去。

    “哈哈哈哈!”隆昌帝畅快的大笑起来。“好好好,果然不愧为第一才女。依朕看,就算天下第一才人,她也当的。”。

    他含笑看着北漠使者,正声问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北漠使者颓然跪倒,“是末臣错了!末臣这就传书千乘王殿下,让他取消婚礼。”。

    老尚书却道“哎,取消婚礼做什么?就算不是县主,也是新娘子嘛!”。

    卢侍郎心里却有些苦涩。他大概知道,那假的临川县主是谁了。

    也不会有其他人,只能是那女婿的那个表妹了。

    他心里隐隐约约有些过意不去。这次,她这也算是代霜儿受过了。

    卢忆霜在坤宁宫宫女的带领下,重新回到储秀宫。

    陈国公主已经先一步回了这里,跟崔皇后又说又笑比划着。

    “卢姐姐真是太厉害了,一下子就把那北漠使者说的哑口无言。一首水调歌头,连父皇都动容了。那邱老尚书更是哭的眼泪汪汪的。”陈国公主笑着说道。

    回头一看卢忆霜已经回来了,马上拉她过来。

    “更厉害的是,卢姐姐跟他打赌,还赢了三万只羊回来。”陈国公主满眼都是惊叹。

    她原本只是奉皇后的命令接近卢忆霜,可现在,她是真心佩服这个干姐姐了。

    崔皇后也是暗自心惊。三万只羊,最次也是三万两银子啊。就算她是皇后,也不能随随便便调动这么大一笔钱。

    “那霜儿这回可是赚了!”崔皇后笑着说道。

    卢忆霜也笑着道“这不过就是张嘴这么一说。他要是真的不给,我们也没办法不是!”。

    “呵呵,那就不一样了!”周老将军的夫人原本就是勇毅候的女儿,真正的将门之后。她头发已经灰白,可脸上神情刚毅,精神比许多比她年轻的夫人还好。

    据说,她现在还挥的动四十斤的大刀。连她的丈夫周老将军,也有几分惧她。

    她笑着看着卢忆霜道“有这个赌约在,我们随时都可以县主取羊的借口进入草原。这大义始终就在我们这边了。那草原,只要我们有能力,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再也不用计较那些老夫子说的什么不得无缘无故乱动干戈一类的屁话。”。

    “说实在的,老婆子倒情愿他们不给这个赌约!”周老夫人笑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