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下纵马 作品

第一百五十二章 孟婆小姑娘的故事

    苏羡鱼喝完一碗后,闭上眼品了一下余韵,只觉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前调香甜,中调浓郁,尾调余香……

    这味道,老上头了,怪不得能驰名三界。

    于是他把碗递给孟婆,说道:“小姑娘,再添一碗。”

    少女孟婆一愣,瞪着黑枣般的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很是呆萌。

    “啊……”她惊叫一声。

    “这……”她不知该说点什么。

    孟婆汤又不是麦当劳的奶茶,还能第二杯半价。

    一般幽魂喝一口就能忘却前尘,喝完一碗之后,神识就会空白一片,像一张能够随意涂抹的白纸。

    而后木然的走过奈何桥,转世轮回。

    但为什么这位大哥,喝完之后还跟没事人似的,眼神还如此清亮?

    还要再添一碗?

    少女孟婆觉得自己守在奈何桥,迎来送往无数幽魂,什么场面没见过……这场面还真没见过。

    “那……好吧……”

    她接过苏羡鱼递过来的碗,勉为其难的又添了一碗。

    苏羡鱼端过来,细细的品尝了一番,又很快喝完。

    “孟婆,再来一碗。”

    他又把碗递了过去。

    “啊咧?”

    孟婆小姑娘这下发呆了更久,才木然的把碗接了过来。

    天啊,小姑娘不算太长的孟婆职业生涯,遇到了一次危机。

    这怕不是个来蹭霸王汤的。

    阴间,人心竟如此险恶了……

    最终,苏羡鱼足足喝了九碗孟婆汤,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碗。

    他打了个饱嗝,把碗递回到已经一脸生无可恋的少女孟婆手里。

    不带这么欺负孟婆的。

    就连孙悟空都看不下去了,传音道:“兄弟,要不要大哥跟孟婆,把此汤的配方讨要过来?”

    苏羡鱼连连摆手,笑道:“大哥,大可不必如此。”

    他自望乡台上站起身,遥望向奈何桥以及桥下的忘川河。

    负手而立,一身气息如深渊般内敛,颇有几分玄妙意味。

    半晌,他回头对孟婆说道:“喝了你这么多碗汤,也不白喝你的。”

    “几千万年前,你甘愿跳入忘川河,受铜蛇铁狗咬噬,在忘川河中艰难争渡千年,也不愿喝当时孟婆的那碗汤,不愿忘却前尘。”

    “可见你心中有很深的执念,有一份对你来说极其重要的记忆。”

    “受尽千年苦熬,本应带着记忆转世轮回。可却遭逢地府大变,在几千万年后,又被那一半黑、一半白的巧克力人,蒙蔽了本心,反而在浑噩中接替了这孟婆之位。”

    “何其讽刺?”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让你恢复本心。”

    苏羡鱼说着,指尖亮起一点豆子大小的亮光,点向少女孟婆的眉心。

    小姑娘睁着呆萌的大眼睛,不明白这位很喜欢蹭汤喝的大哥在说什么,见对方的手指点过来,本能的想要躲闪。

    但直觉又告诉她,不要躲,这位奇怪的大哥是在帮自己。

    于是孟婆小姑娘选择遵从本心,被苏羡鱼一指点在了眉心上。

    “噌——”

    孟婆小姑娘的瞳孔猛然增大,眼中宛若有日升月亮、星辰流转。

    一瞬间,大量曾经对她来说无比重要,却最终被外力抹去的记忆,重新涌了回来。

    苏羡鱼借由指尖的连接,与孟婆小姑娘心神相连。

    用她的视角,体验了一番她的记忆。

    真是……倔强又辛苦的一个小姑娘啊。

    ……

    时间回到六千五百万年前,上古修道界消失前千年左右。

    在上古洪荒大陆西牛贺洲的一隅之地,有一个名叫“高美”的小国。

    高美极小,只是偏安一方的弹丸之地,与整个修道界隔绝。

    整个国家几乎没有修道者,有的只是一些武者,武者靠锤炼自身的体魄、气血,最多能够达到修士二品龙门境的战力。

    高美有两大部族,占据水草丰美的膏腴之地,且居于统治地位的王族。

    以及生活在苦寒之地,茹毛饮血、民风剽悍的胡族。

    王族和胡族双方势同水火,连年征战。

    而少女孟婆,就是胡族的一员。

    她的名字,叫“陶玉”。

    陶玉,短短十几年的生命,都在拼命的逃。

    她的父母被王族所杀,她的兄弟姐妹也都被王族所杀,只有她一人因为侥幸,逃脱了一条性命。

    之后她就不停的躲,躲在人迹罕至的山林中,唯恐遭到王族的毒手。

    在逃命的时候,她遇到了许多和她一样的胡族孤儿,大概十几人。

    她的年龄最大,又心善,所以自觉承担起了照顾这些孤儿的责任。

    她觉得这是上天怕她孤独,又赐给她的兄弟姐妹。

    当时王族有一个大将军,是一个实力很强的武者,杀戮胡族最是凶狠,让胡族闻风丧胆。

    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胡族都称他为“白狐”。

    在胡族眼中,没有什么比凶狠的白狐更恐怖了,而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将军,就像白狐一样。

    有一天,陶玉为了给孤儿们寻找过冬的粮食,独自一人从山林中走出来。

    不幸遇到了一只三齿剑虎,被三齿剑虎追杀,生命垂危。

    危机时刻,竟然被王族将军“白狐”撞见,平日里杀胡族不眨眼的“白狐”,竟然破例从三齿剑虎的口中救下了陶玉。

    “白狐”本来是接到情报,知道山林中有一批胡族余孽,要来绞杀陶玉她们的。

    但“白狐”却救了陶玉,还破例饶了那些孤儿们一命,只是让她们迁出这片山林,永远不要再回来。

    但陶玉她们又能迁到哪去?

    当时隆冬已至,离开了那片已经建好了一座座木屋的山林,她们只是一群孤儿,必然冻死、饿死。

    “白狐”不管这些,只是告诉她们,三天后会再来围剿,如果到时她们还未离开,他会将她们全部杀死。

    而后“白狐”离开。

    陶玉不得已,只能带着十几个胡族孤儿,踏上了艰难的迁徙之路。

    也许是她们命不该绝,竟然又被她们寻到了一片偏僻的山林,林中有一座破庙,可以供她们栖身。

    她们兴奋的庆祝着新生。

    可偏偏这个时候,有一个孤儿却病倒了。

    陶玉再次走出山林,冒着生命危险,去为孤儿寻找草药。

    其实“白狐”并未离开,一直在暗中观察着陶玉她们这些人,看着她们从最初的那片山林走出,历经千辛万苦,最终找到了这座破庙。

    陶玉采药,再次遇到危机,“白狐”果断出手,又一次将她救下。

    原来“白狐”之所以行为如此反常,是因为他的身世特殊……他其实并非王族,而是一个被王族大将军收养的义子,本身也是胡族的一个孤儿。

    “白狐”本是胡族,却成为了一个屠戮胡族不眨眼,让胡族闻风丧胆的王族大将军。

    但也许是“白狐”的人性并未彻底扭曲,道德也没有全部沦丧,所以最终他还是被陶玉感化了,并开始帮助陶玉照顾那些孤儿。

    本来一切都挺好,可有一天“白狐”意外得之,陶玉的父母正是死于他之手!

    这让“白狐”备受煎熬。

    于是他更加投入的帮助陶玉,教会了陶玉习武、练剑,并教陶玉和孤儿们狩猎,希望她们能够自力更生,以此来赎自己的罪孽。

    甚至,他还把自己的军粮拿给陶玉和那些孤儿。

    “白狐”偷拿军粮的事情,被他的哥哥“黑虎”知道了。

    他的哥哥“黑虎”是“白狐”义父的亲儿子,却深深的嫉妒父亲待“白狐”这个义子,比待他这个亲儿子还要好。

    “黑虎”的父亲,甚至还准备将自己的大将军之位,传给“白狐”这位义子,而非“黑虎”这个亲儿子。

    嫉妒,使“黑虎”面目可憎。

    “黑虎”对“白狐”恨之入骨,早就想除掉“白狐”,苦于没有机会。

    这次“白狐”偷拿军粮给狐族余孽,给了“黑虎”名正言顺的除掉“白狐”的机会。

    最终,“黑虎”杀死了“白狐”和陶玉,但“黑虎”也被陶玉杀死。

    “白狐”临死之前,向陶玉坦诚自己的罪孽,告诉陶玉他就是杀害陶玉父母的凶手,但没有祈求陶玉的原谅。

    在一片凄婉的背景音乐之中,“白狐”、陶玉,以及黑虎,最终都身死,幽魂游荡到地府。

    黄泉路上,陶玉想要找到“白狐”质问,但却没能寻到“白狐”的幽魂。

    她来到奈何桥前,登上望乡台。

    时任孟婆给了她一碗汤,但陶玉却摇了摇头。

    她纵身跳下忘川河,甘愿受铜蛇铁狗咬噬之苦,只求千年后能够带着记忆,转世轮回。

    陶玉觉得,她和“白狐”两人,总要有一个得保留住这份记忆才行。

    等转世轮回后,她会去修道,修行长生不死之法。

    然后用漫长的时间,去寻找“白狐”的转世之身。

    她还有很多的话要和“白狐”说,这些话不说清楚,小姑娘的心里就永远不能痛快。

    嗐,怪就怪“黑虎”这个不当人子,把她和“白狐”都杀了。

    让他们很多话,都没来得及说清楚来着。

    ……

    苏羡鱼借孟婆小姑娘的视角,将陶玉、“白狐”、“黑虎”三人的故事看了一遍。

    其中有许多细节,又感人又精彩,只是只可意会,无法用言语说出。

    总之他还是挺唏嘘的,少女孟婆……不,应该是陶玉这个小姑娘,身上有许多让苏羡鱼很喜欢的点。

    让他看到的人性的善。

    所以苏羡鱼决定帮一帮她。

    更何况他还喝了人家孟婆小姑娘那么多碗汤来着。

    “你苦熬千年,肯定不是为了当孟婆的。现在却被人蒙蔽了记忆,当起了这劳什子的孟婆。”

    “就让我帮你,将本就属于你的记忆,还给你吧。”

    苏羡鱼说着,暗暗催动三生石和体内那一团火焰的力量,与巧克力人对陶玉的记忆封锁相对抗。

    这是一个与那一半光明、一半黑暗的巧克力人角力的过程。

    那人神通广大,就是他在背后谋划整个阴间,甚至谋划人间和天界。

    如果苏羡鱼所料不差,此人十有**应该就是那位“魔佛”。

    所以如果真的面对面角力,以苏羡鱼如今的状态和境界,不可能是巧克力人的对手。

    但巧克力人毕竟不在这里,他现在面对的,不过是巧克力人留在孟婆小姑娘体内的一道记忆封锁而已。

    借助三生石和那团神秘火焰的力量,苏羡鱼很快找到了孟婆小姑娘体内的封锁印记。

    并在尝试了半炷香的时间后,成功将封锁打破。

    “轰!”

    一瞬间,海量的记忆回归。

    孟婆小姑娘……不,现在已经变回了陶玉小姑娘,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她跪在地上,向苏羡鱼重重的拜了下去。

    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到最后只是重重的说了一声:“谢谢”。

    苏羡鱼端住她纤细的两条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他说道:“顺心意而随手为之,无须感谢。而且我还喝了你的汤不是。”

    听到苏羡鱼的话,陶玉小姑娘顿时低眉垂眼、霞飞双颊。

    她不敢抬头,弱弱的说道:“大……大哥,那孟婆汤,其实……其实不太……不太……”

    她脸涨得绯红,有些话却始终说不出口。

    苏羡鱼笑着问道:“不太怎样?不要对我吞吞吐吐的。”

    陶玉小姑娘的脸色变得更红了一些。

    半晌,她终于还是连连摆手,说道:“没事,大哥,那孟婆汤十分干净卫生。嗯对的,干净卫生。”

    说完还自我欺骗得重重点了点头。

    嗐,陶玉小姑娘还是选择了善意的谎言,没有说出那个会让人头皮发麻的真相。

    苏羡鱼叹了口气,心中了然。

    懂了,和恒河水干净卫生,应该是差不多的意思。

    “陶玉,准备好了没有?”

    苏羡鱼突然问道。

    “啊?准备什么?”

    小姑娘一脸呆萌。

    苏羡鱼拍了拍她的肩膀:“准备好,轮回转世啊。”

    陶玉顿时满眼激动之色。

    “这地府……也太假了。你跟上我和大圣,待我们杀穿地府,寻到那六道轮回,就送你转生!”